您现在所在位置:文史万象 > 民间文化

两千年前一首思念家乡姑娘的好诗

时间:2018-04-08

点击:

来源:保定老年网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古诗十九首·涉江采芙蓉》)

 1、 “古诗十九首”,无疑是我国文学史上一股引人注目的清流。在它出现之前,主流文体、以铺排词语为能事的汉大赋,其文学功能已经发生严重偏离。其上乘者如司马相如的作品,已经有“劝百讽一”(本意是规讽,实际效果却是劝诱)之弊,其下流者则无异于“字典”——因为搜罗生僻文字不遗余力,只可供人识字、翻检之用。而“古诗十九首”,无论是叙事还是抒情,语言简洁朴素,情感真挚自然,篇幅短小精悍。

“古诗十九首”,是南朝梁武帝长子——太子萧统(501531)组织文人编选的诗文总集《昭明文选》(又称《文选》)中所收的一组古诗。这组古诗都没有署作者姓名,因此,关于作者及其年代,历来有不同的说法。

李善注《文选》,称“言古诗不知作者姓名”,又说:“或云枚乘,不能明也”。刘勰《文心雕龙·明诗篇》引用前人作者为枚乘的说法,但认为《冉冉生孤竹》一篇是傅毅所作。刘勰推测,“古诗十九首”是两汉时期的作品。钟嵘《诗品》则猜测是出自东汉末年建安时期(196220)曹(曹操、曹丕、曹植)、王(王璨)之手。王世贞《艺苑卮言》认为,中间可能杂有枚乘、张衡、蔡邕等人的作品。朱彝尊更大胆猜测,其中掺有参与《文选》编辑的萧统手下部分文人的作品。

“古诗十九首”的作者及其时代,是中国文学史上著名的谜题,任人猜测,莫衷一是。

我比较赞同出自东汉时期文士之手的说法。理由是,它们跟那个时代若干署名的、不署名的诗歌思想内容、风格、句法、语言有明显相似之处。请看下边两首诗歌:

 人生譬朝露,居室多屯蹇。忧艰常早至,欢会常苦晚。念当奉时役,去尓日遥远。遣车迎子还,空往复空返。省书情凄怆,临食不能饭。独坐空房中,谁与相劝勉?长夜不能眠,伏枕独辗转。忧来如循环,匪席不可卷。(秦嘉《赠妇诗三首》之一)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梦见在我傍,忽觉在他乡。他乡各异县,辗转不相见。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无名氏《饮马长城窟行》)

 秦嘉是东汉桓帝(147167在位)时曾任陇西郡上计吏(郡守僚佐,负责向朝廷汇报本郡政绩)。《饮马长城窟行》,徐陵《玉台新咏》收录此诗,署蔡邕(133192)作。

  读这首《涉江采芙蓉》,不能不知道上述文学史的背景知识。

2、“古诗十九首”这股清流,在文学史上享有盛誉,前人对它们评价很高。请看:
   
刘勰《文心雕龙·明诗篇》:观其结体散文,直而不野,婉转附物,怊怅切情,实五言之冠冕也。
   
钟嵘《诗品上》:陆机所拟十四首,文温以丽,意悲而远,惊心动魄,可谓几乎一字千金。
 
王世贞《艺苑卮言》:谈理不如《三百篇》,而微词婉旨,遂足并驾,是千古五言之祖。
   
有人甚至认为,李白、杜甫的诗歌都不能跟它们相提并论。这当然是“厚古薄今”之论,不足为训。但是,以历史的眼光看,它们在《诗经》与唐诗之间的确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足以令人耳目一新。

 3、朱自清先生把“涉江”二字联系到《楚辞》篇名——《九章·涉江》,称“多少暗示诗中主人的流离转徙——《涉江》篇所叙的正是屈原流离转徙的情形”,还认为“兰泽”用的是《招魂》诗“皋兰被径兮斯路渐”语意,“暗示着伤春思归的意思”。如此联系,未免有些牵强。纵观“古诗十九首”,风格、语言均有如民歌,朴素自然,明白如话。猝然用典,匪夷所思。再者,“涉江”、“兰泽”完全可以是真实的自然景物,诗句纯属写实。
  此外,一般认为,“古诗十九首”继承的是《诗经·国风》的现实主义传统,而非《楚辞》的浪漫主义传统。两者之间,有明显的区别。

4、有人说,这是一首游子思乡的诗。这说法并不准确,其实它是一首游子思念远在家乡的姑娘的诗。

诗的大意是:趟过江水去采摘荷花,有兰草的低洼地上长满了各种芬芳的花草。你问我采了荷花赠送给谁?想要赠送给远方我正思念着的人。回头遥望故乡的方向,路途遥远,旷野迷茫。跟同心人分居两地,日子在忧伤中度过,直至终老。

可以想象,诗人是一个热恋中的男子,相当痴情。

全国十佳市级老年网站Copyrights © 2008-2013 冀ICP备05019615号 冀公安网备13060202000591号
保定网络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