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博野县 > 县域文化

《博野吃》之《秫面薄饼煎小鱼》

时间:2017-09-12

点击:

来源:


 
     博野东南境的潴龙河两岸有个特别的名称:河东。字面意思是河的东边,而实际上,曲曲弯弯的河道的南北西东,都包括进去了。早年间雨水大,“河东”一带沟渠纵横,到处是水。“河东”地界能出产的东西,除了小鱼小虾,就是耐涝的高粱。秫面薄饼煎小鱼便顺理成章地成了河东的常见美食。
     一种地方美食的产生,肯定会花费人们特别是家庭主妇的诸多心思。但更多的,是自然的意志,而非人的选择。
     早年的河东地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水。潴龙河两岸地势低洼,赶上雨涝,潴龙河就真的变成了到处乱拱的猪婆龙,这儿拱破一个口子,那儿撕开一截大堤,到处一片汪洋。历史上的潴龙河三年倒有两年泛滥,搞得河东地界到处是沟沟渠渠。
     水多,土地就容易盐碱化。先民们在这里尝试种植各种粮食,后来发现,也只有高粱才能在这里生长。收获时节,每亩地能落着一百多斤高粱,就要谢天谢地了。
虽然河东到处是水,但是,小鱼小虾没能成为养活这一方人的经济来源。种植粮食,才是主业。逮鱼捞虾,耽误庄稼。但侍弄庄稼之余,还是有点时间和精力捉些小鱼,调剂一下伙食。
冬春罕有捕鱼者。冬天的涓涓细流在冰面下面悄悄地流淌。天气寒冷,冰层厚实。除了费事,往往劳而无获。偶有好事者不嫌麻烦,凿开冰面,也能抓到一条半条。春暖花开,白洋淀的黄骨鱼、白条、鲫鱼、黑鱼、鲂鱼、鲤鱼、鲶鱼、布鱼开始溯流而上,便有人开始稀稀拉拉地逮些小鱼。夏秋时节,才是捕鱼的好时光。此时的潴龙河满河筒子的河水,一路向东北,泄入白洋淀。水面之下更是生机勃勃,来自白洋淀的各种小鱼儿一群群,一团团,只要有水的地方,它们都能想着法儿过去显显身手。闲置了半年的抬网、罩网、叉网都开始忙碌起来。家家户户的饭桌上,几乎每顿饭都能看见煎小鱼的身影了。
     捕鱼,对于孩子们来说,更像是一种容易上瘾的游戏。每天放学后,要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拿一个小小的叉网,明着是去河沟里逮鱼,暗地里,大把的时间都在河里游泳嬉闹。但是,临了,总能逮住一坨坨小鱼,拿柳条穿着,一步一颠地回家交差去。
     秫面和小鱼儿是现成的食材。烧开的水倒进秫面和成面团,擀成极薄的饼,大铁锅里抗熟。这样的饼单独吃口感并不甚好,但是,卷上煎小鱼儿,立马变成了美食。新鲜的小鱼儿洗干净,滚上些许面粉,上大铁锅煎,嫩嫩的鱼很快就煎得了。这里所谓的“煎”,只用很少的油脂,甚至只是象征性的一点点。缺衣少穿的年代,油也要算计着细水长流。不管怎样,心灵手巧的主妇们总能变着法儿做出可口的秫面薄饼煎小鱼儿,引诱着一家人肚子里的馋虫。
     除了煎,咸菜焖小鱼儿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偶有人家将咸菜和小鱼一起放锅里,文火慢熬,直到一锅汤汁收得差不多了,一锅小鱼儿焖得酥软酥软的,鱼香加咸菜,挺特别的。
     多水的“河东”,适宜生长的农作物不是玉米,也不是小麦,而是高粱。这种耐涝的作物虽然产量并不高,却是河东一带人们的主要口粮。自古以来,单靠本地的高粱,根本无法解决温饱问题。上世纪60年代开始推广杂交高粱,产量倒是比老品种的高粱高多了,可是吃一口划嗓子,难以下咽。现在提起这种高粱,很多老人仍然觉得它简直是梦魇,谈杂交高粱而色变,要不是有煎小鱼调剂着,恐怕很多人宁愿选择饿着。后来,这种东西大部分都拉到安国的酒厂,造了酒。秫面薄饼卷小鱼,伴随着河东世世代代的人们,度过了那些艰难的岁月,也成了现在许多老人珍贵的回忆。
     新中国成立后,兴起了合作化运动,人们被组织起来,大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到了1964年,潴龙河这头桀骜不驯的猪婆龙被彻底制服了,从此老老实实地呆在河道里,再也没有逞过威。经过几十年的农田水利建设,土地品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慢慢地,小麦和玉米取代了高粱。80年代以后,潴龙河的水也慢慢减少,后来干脆断了流。河东地界的水一下子不知道跑那儿去了。现在,整个河东,别说逮小鱼,甚至连个鱼毛也看不见了。
     潴龙河里的水虽然干了,小鱼却源源不断地从白洋淀运了过来。口感更好的优质玉米取代了高粱。秫面薄饼卷小鱼也从农家的饭桌上搬了家,进了饭店,确非昔日“吴下阿蒙”了。即便那些提起秫面就皱眉的老人们,也觉得这已经是人间美味了。
     时过境迁,谁能想到,记忆里面让人们勉强度日的秫面薄饼煎小鱼儿,现在居然金贵起来,翻个身儿,就变成了“河东”地界的特色美食。
【注释】
①秫面:本地方言,即高粱面。
②抗熟:本地方言,即烙熟。

全国十佳市级老年网站Copyrights © 2008-2013 冀ICP备05019615号 冀公安网备13060202000591号
脱硝喷枪锅炉脱硝喷枪氨水脱硝喷枪水泥厂脱硝喷枪电厂脱硝喷枪脱硝喷枪氨水脱硝喷枪脱硝工程脱硝设备脱硝喷枪厂家脱硝喷枪厂家脱硝喷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