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博野县 > 县域文化

《博野吃》连载之《糖瓜》

时间:2017-09-12

点击:

来源:郑文林

  《博野吃》连载之《糖瓜》
郑文林
  “二十三,糖瓜粘”。腊月二十三,博野俗称“小年”。这一天要举行祭灶的仪式。糖瓜,便是这个仪式上的主角。所以,这个祭祀仪式也叫糖瓜祭灶。
     祭灶始于哪个年代,似乎没人关心过。想想看,灶被我们这块土地上的先民们发明出来,肯定是一件了不得的事。从此,桀骜不驯的野火被先民们驯服了,变成了家火。大约是因为火在食物上发生的奇异作用,让先民们从对火的崇拜转移到了对灶的崇拜上来。或许,这个就是祭灶的来历。
     腊月二十三这天傍黑儿,灶台上灶王爷灶王奶奶的神位前摆上糖瓜、糖棍,点上一炷香,就算是给灶王爷灶王奶奶上供了。在我们父辈讲的故事里,灶王爷灶王奶奶要在这天回到天上,向玉皇大帝述职去,报告一下这户人家一年以来的善恶。先辈们相信,灶王爷灶王奶奶只要吃了糖瓜,在向玉皇大帝汇报工作的时候,就不会乱说话。一则嘴巴是甜的,二则超级黏的糖瓜会把他们的嘴粘上。可能真的就是这么回事儿。仔细想想,拿了人家的手短,吃了人家的嘴短,灶王爷灶王奶奶也免不了凡间的毛病。
     博野习俗,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祭灶是男人们的事。一家之主要主持这个仪式。但是,老观念里,灶王爷才是一家之主,男主人、女主人反倒没了地位。一家老小的吃喝拉撒睡,倒像都是灶王爷给安排的。也有个别人家的女主人对此决不认可。就在灶王爷升天的这一天,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妇叉着腰,瞪着眼,抖着脸蛋子训斥灶王爷:“吃着我的,喝着我的,上天去别瞎咧咧。”然后,男主人乖乖地把贴了一年的灶神像揭下来,拿出去,一把火给烧了。温顺些的人家则一边念叨着“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一边毫不客气地点着火。于是,灶王爷灶王奶奶一溜青烟,灰溜溜地上天去了。从腊月二十三上天开始,灶王爷得忙活一阵儿,最低也得写份能顺过眼去的述职报告,排队等着玉皇大帝接见。直到年三十,画着灶王爷灶王奶奶的那张新的灶神像重新贴在灶台上边的神龛上,他才回宫来降吉祥。
     对小孩来说,糖瓜祭灶,格外甜蜜。孩子们的小眼老早就瞄着供盘里的糖瓜和糖棍。等到灶王爷一溜烟跑了,糖瓜糖棍就归他们了。这么黏的糖瓜,有没有粘掉灶王爷灶王奶奶的牙,谁也没见过。但是,七八岁的小孩子,倒有不少被粘掉了牙,还眼泪汪汪地望着扔进猪圈里的牙,一副痛苦的样子,其实是在心疼粘在牙上的麦芽糖。
糖瓜遇热变软,非常粘。会吃糖瓜的,都是含在嘴里,慢慢让糖瓜融化,体味麦芽糖独有的香甜。不会吃糖瓜的,搁到嘴里就咬碎,粘得满牙都是,一旦粘上了,再弄下来就麻烦多了。
     以前,博野市面上能买到的糖瓜大部分是本县北祝村生产的。主要有两种,一种外皮白白的,个头不大,几乎是实心的;另一种外皮裹了一层芝麻,个头挺大,但是里面是空的。糖瓜是这里的特色甜食,入口先脆后黏。特别是裹着芝麻的那种,甜味里还有芝麻的香气,非常好吃。因为主要原料是麦芽糖,所以非常粘,而且温度稍高一点就成了一坨软软的东西。所以,要在寒冷的冬天才能买到。
     北祝村的糖房有悠久的历史。这个行当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前,村里的十几家糖房就已经不知道延续了多少代了。熬糖稀,做成糖块、花生蘸、芝麻糖、千穗谷糖等条状、球状、块状、片状等各式各样的糖果。糖瓜却是格外一种工艺。小米面和麦芽糖混合,抽成条,合成股,掐成球。每个工序都是纯手工的,要耗费大量人力。改革开放以后,南方的机器制糖早就取代了手工作坊,生产的东西又好看,又好吃。北祝的糖房哪里能竞争过人家?效益不行了,只好关张大吉。即便规模最大的北祝糖果厂,也只好乖乖地转型,专门生产饼干去了,反而发展成了北方最大的饼干厂,名字也改成了博通饼业有限公司,成了现代化的食品生产企业。如今博野市面上,偶尔还能买到糖瓜,但是都是外地货,本地货是一个也没了。
     随着糖房在博野的衰落,灶王爷的地位也一天不如一天了。这个整天监视人们,善于打小报告的神界小官,可能真的让人们从心里腻烦了。别说祭灶,就是画着灶王爷的那张纸,也没人买了。实际情况是,灶台没了,厨房都是新式的,现代化的,根本就没给灶王爷留出位置来。这个好像还是表面现象,据知情人说,灶王爷可能是因为贪财受贿,被“双规”了。
    【注释】
     傍黑儿:本地方言,傍晚,太阳落山不久。

全国十佳市级老年网站Copyrights © 2008-2013 冀ICP备05019615号 冀公安网备13060202000591号
脱硝喷枪锅炉脱硝喷枪氨水脱硝喷枪水泥厂脱硝喷枪电厂脱硝喷枪脱硝喷枪氨水脱硝喷枪脱硝工程脱硝设备脱硝喷枪厂家脱硝喷枪厂家脱硝喷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