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 家教家风

怀念母亲

时间:2017-11-21

点击:

来源:

  11月5日(阴历10月初8),是我终生最痛苦的一天。人人都说母爱是伟大的,作为长女的我体会得更深一些。我的母亲不同于他人的母亲,她是一名老党员,思想进步,组织观念强,为人善良、正直,一声勤劳节俭,明事理,能吃苦,说她是女强人一点都不为过。

   我的老家是易县狼牙山脚下独乐乡北独乐村,属贫困山区,土里刨食,靠天度日。一   遇到大旱之年,生活苦极了。最令人难忘的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第一春与妻子和孩子朝夕相处得非常和睦。年仅51岁,为新中国立下汗马功劳的严父因病去世。当时母亲才38岁,我们姐弟5个,我15岁,大弟12岁,妹妹8岁,二弟4岁,三弟6个月。家中顶梁柱塌了,唯一的劳动力没有了,吃、喝、穿衣、生活的重担全压在母亲一个人身上。父亲的病故,母亲是最伤心的,然而母亲的眼泪,默默地在心里流,一边料理父亲安葬,一边拉扯孩子一起生活。说是这么说,一个不满40岁的女子,带着大小不等的5个孩子,又赶上那个贫困如洗的年代,太不容易了。

   面对家境,有好心人出主意说:“两个大孩子给生产队放养挣工分,把最小的送人。”我母亲坚强地说:“他爸爸是个老党员,革命大半辈子,除了留下让我们学习的精神和工作作风外,就这么几个孩子,是他的命根子,再苦再累再穷,我也要把他的后人培养成人。”瓜菜代的年代,吃生产队鹅集体食堂,凡是家中无劳力、没有挣工分的不让吃食堂,尽管吃食堂也只能吃到玉米稀粥,菜团子是用花生皮、玉米核做的,要在家只能吃野菜。吃野菜一天两天一周两周可以,如果几个月全吃野菜上哪儿采啊?为了解决我们姐弟吃饭问题,母亲把家中唯一的一副小桶交给生产队,这才勉强吃一段时间。母亲有骨气,又心疼孩子,自己应得的那份饭常常省给我小弟吃,她回家吃玉米核、树叶、树皮、白菜根等。

   眼巴巴望着一手操持家务又得挣工分的母亲瘦得不像人样了,刚刚懂点事的我,整天两眼哭的通红。为了照顾弟弟和妹妹,又想挣工分,母亲背着三弟,让二弟在地头玩,而母亲给生产队干活,一天能挣不到10个工分。为了让我和大弟上学,白天忙一天的母亲告诉我:“饿了鼓肚胸,愣了迎风头站,不吃馒头争口气。”办法总比困难多,为了供我们上学,母亲晚上挑灯做小孩鞋、帽子,后来改做豆腐,赚个豆腐渣自己吃豆浆水喂猪,到年底欠生产队的就把猪卖掉。看着我天天起早拔猪草,喂大的猪让人买走了,自己吃不上肉,心理难受极了。一次我和妹妹披着母亲的衣襟,不让卖猪,母亲舍不得打我,知识瞅了我一眼,猪被牵走了,我跑回屋里,用手捂着脸,哭了好半天。

  母亲是好样的,男人能干的活她都能干,而且干得漂亮。在那个特殊的时光里,在那个非常的日子里,养鸡为了孩子闹病时换换口味,母亲从来不舍得吃。浇自留地时,母亲和我们大姐弟俩三人两侧对面摇,母亲怕我们掉井里,她总是待水罐子上来时,他一人操作,直至把地浇完。大田里的活很多很杂,也讲科学,而母亲很聪明,耕地、除菜、上磨、进碾坊样样精通。待生活稍好一些时,母亲为了让我们吃好,她粗粮细作,腌制品种类多,到了新鲜蔬菜下来时,母亲总是最先忙而最后一个尝鲜。只要孩子吃好了,她自己吃不吃无所谓。

  母亲特别尊敬我的父亲,虽然那时家里没有什么好吃的,但每顿饭都是让父亲和孩子们先吃。父亲走得早,母亲下决心把五个孩子培养成材,常利用小憩时,讲她年青时给地下党送情报,赶制军鞋,送军粮等。

  从农村到城里,家搬了几次,而邻里关系一直融洽,每换一次家,母亲总和周围的邻居交朋友,帮人做衣服,看家,每每改善生活,蒸个鸡蛋韭菜包子,母亲准送个邻居尝一尝。母亲的一生,是和蔼、亲切、平易近人的一生,由于劳累过度,染了一生疾病。工作忙时还不觉得,每逢她的祭日,每逢夜晚,每逢烧母亲爱吃的菜时,母亲高大的形象总浮现在眼前,久久不能离去,似乎要叮咛什么,而我的感情闸门再也管不住了,直到哭个痛快为止。

全国十佳市级老年网站Copyrights © 2008-2013 冀ICP备05019615号 冀公安网备13060202000591号
脱硝喷枪锅炉脱硝喷枪氨水脱硝喷枪水泥厂脱硝喷枪电厂脱硝喷枪脱硝喷枪氨水脱硝喷枪脱硝工程脱硝设备脱硝喷枪厂家脱硝喷枪厂家脱硝喷枪